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大班正话反说教案

时间:2019-12-14 15:11:40 作者:新彩网三d字迷总汇 浏览量:96655

大班正话反说教案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图

大班正话反说教案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大班正话反说教案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4.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班正话反说教案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缅甸果敢新锦江娱乐官网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澳门赌场入门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万博赢钱送礼物h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博彩真人秀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凤舞九天老虎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畅顺的皇冠网址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藏花阁直播金牌空气首页

如果我们追溯教会的起源,无疑耶稣是第一个教会带领人,他在那个时代开创性地打破了犹太人以会堂和圣殿为中心的传统,而带来以信仰为中心的团契模式。

犹太人不论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会堂,这个会堂是他们的聚会中心,也是民族中心。在这个中心,他们在拉比或者教师的带领下读经祷告,过自己的宗教生活。以会堂为中心的传统源自大流散时期,那个时候犹太人成为俘虏,被驱赶到巴比伦,远离家乡,会堂就成为他们保持自己民族记忆和民族认同的载体,正是会堂让他们在异地异教氛围中保持着团结和民族认同,让他们能有效抵御异教文化的同化,能依然保持着民族的身份和对圣殿的盼望。

除了会堂中心之外,就是圣殿中心。圣殿是犹太民族的最大盼望,也是犹太民族的认同核心,所有的会堂把分散各地的犹太人成群聚集,但是圣殿又把各地聚在会堂中的犹太人聚集到一个焦点上,让他们不至于因为地域而分裂。

但是会堂和圣殿为中心也带来缺陷。那就是对上帝敬拜的偶像化和封闭化。正如耶稣说的,拜上帝不在这个山也不在那个山,但是犹太人却认为,拜上帝必须在圣殿里,并且上帝只能是犹太人的上帝。这样就造成了圣殿崇拜优先于上帝崇拜。并且,上帝崇拜的信仰因为被民族垄断,因此,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上帝。

耶稣打破了这个传统,提倡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上帝,这样敬拜上帝就无需以地点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并且没有人数的限制,耶稣说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

因此,耶稣的团契不同于犹太人的会堂结构,耶稣创办的团契更注重彼此心灵的连合与成长。

犹太人的会堂制,教师和成员之间交流不多,对他们也不甚了解,除了监督他们遵守繁琐的律法之外可能没有太多的关怀。因此我们看到,在福音中,耶稣去别人家吃饭,就有人跟在后面说,他怎么同罪人坐席呢?彼得饿了掐了个麦穗,就有人说他做了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显然,监督少于关怀。

所以,犹太人的会堂制是人人防备,彼此陌生的人际连合,他们没有太多的公共关怀,彼此之间都很陌生,还要防备自己违反律法被打小报告。

但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之间是彼此了解的,这首先是因为耶稣的团契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这十二个门徒之间关系亲密,虽然门徒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甚至误解,但是耶稣对他的门徒是十分了解的。

耶稣强调的与犹太人不同,犹太人强调民族身份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犹太人这个民族身份是奠基在上帝崇拜这个宗教活动上的,只要你不敬拜上帝、不按时遵守宗教节期和律法,那么你的民族身份就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耶稣推翻了这种观点,强调的是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之后的天国新身份,因此这个团契中,大家更能有所心灵的交汇和精神的交流,并且这个身份不是民族身份而是信仰身份。

正是这样一个新的团契,新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合方式,让我们看到他穿透历史,穿透地域的强大力量。

因此这个团契的关键是成员之间彼此的了解,带领人对成员的了解与有效回应,这是与犹太会堂团体区分的最大特色之一。

我们以彼得为例,看看耶稣对他的门徒是怎么在了解的基础上建立信任的。

彼得是个打鱼的,本来在加利利海边捕鱼为生。耶稣的门徒都有着自己的职业,并且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是有神职的,既没有拉比,也没有教士,都是普通的手工职业者。

彼得从后来的表现来看是个性情刚烈之人,也是个喜欢直接,嫉恶如仇的人。虽然如此,但是彼得最大的特点就是纯粹性,他能坚守自己所信的理念。但是彼得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太冲动,对一些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只要释疑,他就会十分坚定。

有一次,耶稣和他们一起在晚上划船渡海,耶稣在海面上行走,把他的门徒吓得不轻,他们以为遇到鬼了,这个时候耶稣表明身份,他们才不害怕了。

但是彼得却有所怀疑,对耶稣说,如果你真的是耶稣,那让我也走在水面上看看。彼得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的目的,一方面是他是想确定耶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是想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有神奇的力量,是不是真的神。耶稣知道彼得怀疑,也知道彼得的试探,因此耶稣大方地邀请彼得到水面一试。但是彼得毕竟是个人,看到水面的风浪内心就害怕了,差点掉下去。

耶稣是想通过这个事,告诉彼得,他就是神,你不要怀疑了,对待信仰需要足够的信心,但是你的信心还不够,怀疑是你的缺点,你要在信心上诚长。

还有一次,彼得兄弟得罪了彼得,按照犹太人的律法,要原谅他七次,七次之后就可以报复他了。但是,彼得性情暴烈,感觉忍他七次,实在受不了,于是跑去问耶稣,:“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马太福音 18:21 和合本)其实彼得是想说:“我现在就要爆发了,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去报复他。”耶稣了解彼得的性格,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不想继续忍耐下去,非出手不可。但是耶稣却说,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在地上,按照人的血性,也许饶恕他七次,但是在信仰中,我们却不能有仇恨,因此要永远原谅他,这就是天国的样子。耶稣这里是提醒他要活出耶稣的教导。

在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奋勇起身,拿起武器自卫,试图保护耶稣。以彼得的性格自然会如此,他连自己的弟兄得罪他,都气得发疯,现在有人无故抓走耶稣,他更是暴脾气上来,就砍掉人家一个耳朵。但是耶稣制止了他,对彼得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耶稣知道彼得在遇到生死问题时的软弱,因此就提前对彼得说,你将三次不认我。彼得显然并确信,他认为不可能。但是当耶稣被抓的时候,彼得真的是三次不认主。预言彼得三次不认耶稣,固然有耶稣的超自然能力,但是更多的则是耶稣对彼得的了解。

为什么耶稣被抓的时候门徒都跑了,甚至耶稣最信任的彼得都要三次不认主?但是这里的关键,不是耶稣被抓时的门徒四下逃散,而是门徒们能再次相聚。

我想正如彼得回想起耶稣预言的三次不认主时,对耶稣更加的确信,那么其他门徒的再次相聚,也是基于他们反思的耶稣对他们的了解和信任。

了解是信任的基础,不了解,信任不能建立。因此一个团契如何建立信任,那就是彼此了解,领袖更要了解他的成员。耶稣升天之后,他的门徒能再一次团结,组成一个高效的团体,开展传福音的事工,这个和他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有莫大的关系。这些信任都来自于耶稣对他们的了解,来自于耶稣给他们树立的榜样。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热门资讯